普罗旺斯议长

【万物皆可为车】三脚猫翻译 三流画手 用心开脑洞 用脚画画 翻译的目的是卖安利 (专注北极破冰30年 )无雷点 大型“垃圾”梗集散地(目前SW相关 主修:摄影修图 欢迎交流

性感大帅在线…
您的蓝朋友已上线
七夕快乐 同志们!

建议下一个反派把欧文和吴博士一起弄到手 

一个设计一个护理 互相搭配 干活不累


一个安利贴

强烈安利给大家乌木喉同志

无论是漫画版还是电影版都无比的优雅美妙

(漫画截图来自复仇者大事件无限)

以及非常好吃的CP 比如和奇异博士和阿灭和阿灭的儿子等等

(抱歉占用tag)

性感法师 在线发牌

(第一张避雷 涉及灭霸/乌木喉(这CP如果有tag的话)后面的大家想清楚再点啊)



自从加入黑暗面以后我对反派的审美

乌木喉真的很好看 这腰身 

打架优雅 声音好听

可以嗑爆

祝同志们 May the 4th be with you!!

草莓味的粉红原力卢!

【法斯玛】来自星星的你(官小节译)

BY:Delilah S.Dawson

法斯玛&布伦多尔.赫克斯
要怎样才能成为第一秩序部落的战士

译者:原始部落女首领法斯玛捡到文雅军官布伦多尔,看完会觉得法队虽然本性凶猛狡猾,但是特别单纯(??)可爱
法队,一见布伦误终身啊…(我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翻过这个,我觉得它很萌,于是就做了,目的是推法队/赫爹这个CP,欢迎各位发现我的问题并且指正~Enjoy



part1【经典的“抢亲”镜头】

机器人在和穿黑衣的人交谈,黑衣男人带来的人呼出的机械音,是在这片高原上很难听到的。被窃窃私语和突然袭来的风包围,那种语言既熟悉又与众不同。黑衣男人又告诉了机器人什么,然后机器人又一次开口,这次声音更响一些,其中夹杂着一些古怪的机械质感。

“我是布伦多尔.赫克斯,我的飞船被贵星的自动防御系统击落了。我的语言和你们的有些不同,所以这个机器人会把我的话翻译成你们的本地语言。”

周围的原住民们都在交头接耳,听着他们的本地语言从机器中传出,奇异,惊讶

巴尔德上前一步,摇晃着脑袋,他耳垂上的装饰环叮当作响。“我是巴尔德,爪民首领,这片土地在我们的统治之下,你的船掉在了我们的领地里。”

黑衣男人,这个布伦多尔,换上了一个稀薄又严肃的微笑,他让机器人翻译“非常感谢您的援助,巴尔德和伟大的爪民。我的应急仓落在离飞船很远的位置,在这次可怕的灾难中我也失去了一些自己人。但是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我可以提供给你们这个星球没有的技术和物资,如果能找到我被击沉的飞船,我会提供给你们武器、食物、药品和水,我甚至还可以呼叫大一些的飞船带来更多的物资。”

“那为什么你会在这儿,布伦多尔.赫克斯?”巴尔德边问边用脚挠着自己的下巴

换做法斯玛,她会问同样的问题,没有什么东西是免费的,而富有的布伦多尔.赫克斯提供之物也不会便宜。

机器人把问题翻译给了布伦多尔,布伦多尔边听边点头,就好像这是一个无比明智的问题而巴尔德也是一个杰出的首领,法斯玛轻推了推旁边的Siv“这个布伦多尔是个聪明的男人”她说到。

“如果我身边也有三个武装到牙齿的战士我会更聪明,用这些爆能枪,他们可以在几分钟以内杀掉这个高原上的任何人,如果他们乐意的话。Siv畅想

“之后我们就必须用别的方式按他们的意愿做了 ”

机器人翻译出布伦多尔的回答“我来自一支强大队伍---其名为第一秩序,我们为银河带来和平。我的任务是寻访各大星球寻找强大的战士,他们中的一些会加入我们的伟业,我们的员工们被悉心照料、精心训练,就像我身边的这些士兵们。冲锋队员,是这样吗?”

他身边三个白甲士兵点头,齐声喊“是的,长官!”

“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来自偏远星球,被训练,为第一秩序而战。如果你的人帮助我们找回我们的飞船,我可以带任何想加入我们的人回舰队,这些士兵会生活的荣耀、富有,不会再被生活必需品短缺而困扰。现在,谁愿意帮助我!”

爪民们站立起来欢呼雀跃,一个新的人形出现在布伦多尔旁边,一个战士,头戴凶悍的红色面具

“我是法斯玛,帕纳索斯最好的战士”法斯玛摘下她的面具,她面冲布伦多尔,等待着机器人翻译她的话。“我会帮助你找到你的船”

说时迟那时快,巴尔德的脚趾卷住了法斯玛的外套,Scyre和利爪的战士们也箭在弦上,围绕着她摆开阵型

“我们正在和平的交流,小Scyre人”巴尔德嘶嘶的说“然而你闯了进来”

“那么你准备告诉我们你新发的这比横财吗,巴尔德?还是你已经发信号给Scyre,催促我们加入搜索了?你会把你的盟友加入到寻找坠落的星星的旅程吗?”

托本、Siv、凯尔和哥斯达已经拔出武器,巴尔德利爪部落的战士也同样准备好了。布伦多尔.赫克斯扫视了法斯玛和巴尔德,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完全不,他看上去仅仅是好奇。

巴尔德咆哮着“我本来是要这样做,小Scyre人,但是你的缺乏判断打消了我的好意。你打断了我们的交易,你们的土地将会再次感受我的愤怒”

“所以,你不会允许Scyre部族的战士和利爪部族一起寻找坠落的星星,尽管我们可能都各有获利?”法斯玛问,她的声线没变,露出干瘪又有欺骗性的笑容。

“我从不奖赏打破誓言之人”巴尔德嘶嘶的说

“那么如果我代表Scyre向你道歉并且承诺支持这比交易?”

巴尔德盯着她深思熟虑,他的嘴唇紧紧的皱起来“用Scyre的小孩当做对你们擅自闯入的道歉吧,之后我就会继续交易。”

法斯玛的笑容变的稀薄易碎,尽管托本把一只手搭在她肩上提醒她小心,她说“那么我同意,让我们为和平团结在一起吧”

她脱下自己的攀岩手套伸出了手,巴尔德用脚爪接住准备出握手的姿势,就像这交易即将在帕纳索斯达成。但是当他们向前靠近准备完成这个代表友好的手势时,法斯玛突然猛的把他拉近,她小巧的石制匕首刺进巴尔德的胸膛,巴尔德颤抖的倾斜向她,随即倒地。巴尔德的身体撞击地面,托本举起他并把他扔向高原下很深的沙地中。法斯玛和她的战士们在爪民们反应过来并且攻击之前,几乎没有时间分开阵型捡起他们自己的武器。

“带上布伦多尔.赫克斯,把他带回Scyre!”法斯玛朝托本大喊,这个体型硕大的男人像拎一袋沙子那样扛起来布伦多尔,系在背上,就像扛的不是一个成年男子,而是一个小孩一样。

布伦多尔的士兵用枪瞄准法斯玛,她喊到“跟着你们的头儿,我们会带你们去你们的船那里,巴尔德只会抢走你们都有的财宝然后杀了你们,我和我的人跟他们不一样。”



part2【爱他就和他一起野外生存】

法斯玛和她的战士们在回Scyre的路上一直在努力的适应他们,这是相当一个漫长的过程。一路上,法斯玛集中注意力去理解布伦多尔奇异的口音和独特的词汇库,鉴于翻译机器人已经在某场小规模冲突战中被搞丢了,她决定用她自己的方式来沟通。布伦多尔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礼貌又乐于助人的,但是当然他需要频频矫正法斯玛。

“不要再叫我布伦多尔.赫克斯了”他咕哝到“我们在这该死的星球上一起这么长时间,叫我布伦多尔就行。”

“你们的人都有不只一个名字?”法斯玛很着迷

布伦多尔耸耸肩表示“有的有吧,有些人的名字就是数字,就像我的士兵们”

“我不觉得我会想当一个数字”法斯玛转过头看了看那三个冲锋兵

“这取决于你的级别”布伦多尔打断她“他们认为这个交易是值得的,为了更好的生活。”

法斯玛自己扛着它以帮助布伦多尔穿过这片区域,虽然他不如他的冲锋兵们敏捷强壮,但是在托本的肌肉和法斯玛耐心的加持下,布伦多尔也没有落他们太远。他的冲锋兵们,根据Siv的报告,被训练的非常好,他们随机应变能力强且不辞辛苦的忠诚于他们的长官。虽然她已经保证要帮他们找到他们的船,法斯玛继续观察着这些来自外星的陌生人,试着更多的了解他们。

原始旅程的计划时间大概是半天,为了到达巴尔德的领土范围,但实际上的回程时间却远长于此。她的战士们非常疲惫,有的一些受了小伤,布伦多尔本人既不灵敏、不活跃、肌肉也少的可怜,他在外星上一定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战士在彼此间窃窃私语着。

他们停在旅途的最后一个高原上休息、摄取食物,法斯玛独占了和布伦多尔在一起的时间,问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多数是关于她对掌握他语言上难懂之处的疑问。她渴望了解关于他的生活、关于他的飞船、关于为什么第一秩序需要战士。

她最感兴趣的还是他们的训练方式,法斯玛观察过这些白盔甲的冲锋兵和巴尔德的利爪部落战斗的样子,她赞赏他们的冷静、准头、胆量、和他们条件反射式遵从命令的方式。

布伦多尔在谈论这些的时候看上去非常开心,他湿润的淡色瞳孔四处张望着,扫描着天际看看有没有救援队突然出现。他在法斯玛奋力解压他们语言的复杂之处时会放慢语速,但是很显然布伦多尔对Scyre民俗和他们的语言模式并不感兴趣,他的问题大多是关于整颗星球的。

“但是这儿发生了什么?”他问,布伦多尔挥动着自己的手臂,鼻子皱起来,好似空气里有什么不好闻的味道。“这个星球只有强有力的防御力场系统,但是并没有城市,也就是没有防御动机”

“我们不知道 ”法斯玛告诉他“很多代以前,我们有科技也许有你们的“城市” ,但是很多都被遗忘了。”她耸耸肩继续嚼自己的肉干“我们能做的只有活下去,盼着有什么能改变”

“所以,你们没有看到天上飞过机动交通工具?或者这儿没有联盟或者政府存在?”

法斯玛摇摇头,“这儿只有Scyre部落和利爪部落,剩下的就是荒地,很多年了,来过这儿的人都不会再回来…”

“有趣,没有这方面的记录,你看,这颗星球被登记为“无人居住”,但是剩下的文件都被抹掉了。”

“什么是“文件”?”

布伦多尔忽略了法斯玛的疑问,“告诉我法斯玛,这个区域还有像你一样勇猛的战士吗?或者临近区域也许有像你一样杰出的战士?”

法斯玛得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不,布伦多尔,我的战士就是这儿最棒的!巴尔德曾经很有势力,但是我杀了他。也许他的部族还有战士,但是这儿没有其他部落了,这儿…曾经有,在我年轻的时候,但是他们不是被灭了就是加入了其他强壮的部落,随着海平面的上升,我们每年都失去越来越多的土地,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渴望跟你一起离开…”

“你的土地正在被吞噬,有意思”布伦多尔说“因为从天上看,我们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的大陆块,它们比这块更加适宜居住。上面有草原、森林、还有一些大型的混合物看上去像拥有文明。但是那里没人回应我们的遇难呼救,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我希望能从你的船上亲眼看看它们,所有晚上看到的星星中的星球都像我们这里一样吗?”法斯玛问

“一些是,大部分的星球比你们这颗更加先进”

“但是那些“大部分”星球没有我们这么坚强到战士”法斯玛骄傲的环视她的战斗编队“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成为你部落的战士,布伦多尔?”

布伦多尔非常严肃的强调“第一秩序并不是一个部落,法斯玛,它是一个政治军事组织”

“这些单词…“政治和军事"是什么意思?”她问到,尽管她的一边肩膀耸起来让布伦多尔明白这表示如果个词并不属于她们的Scyre方言,她也就不认为它们重要

布伦多尔认真的思考就像在评估她的智商“这个词的意思是,长话短说,第一秩序在探索并治理那些没办法自我管理的星球,为它们建立稳定和持续的进步。”

法斯玛伸出手臂做了一个笔画着地平线,“那么第一秩序怎么看这颗星球呢?”

“这个地方?”布伦多尔在试图努力咀嚼一些肉干之前停住了“嗯 这颗星球的很多地方都是可以利用的,如果我们能毁掉自动防御系统,这个地方可以变成殖民地,用来训练和提供支援,也许还可以种植和开矿,很不幸你们被困在这个不欢迎来访者的地方这么久。但是,像我说的一样,我们能给你们的远比物资要多得多。”

“那么那些不是战士的人呢?”法斯玛问“也许他们可以被传送到其他你们见过的更好的地方?”

“也许吧…”布伦多尔没多做停留,他迅速的把话题切换到法斯玛的战斗方式上



译者的吐槽:
1,同志们,有人知道这个巴尔德是什么生物吗…他怎么用脚挠下巴 还有用脚握手呢(原文真是这个)他这个种族可能四只都是脚吧…
2,纯真的拾荒少女(??)法队热情似火,对未来有美好的幻想,然而布伦多尔却非常冷漠,所以大概可想而知未来的结局了
3,我读这篇的时候脑补的…大概是疯狂原始人???